南墙

男孩用手撑着脸,认真地看向右前方,认真的听,随着别人的提问微微皱起眉头,认真得似乎连咽口水都变得缓慢了。 真是个认真又执着的家伙。他压下心里的那点小心思,转过头来继续听演讲。

他用手撑着耳后,偏过头看那边的讲话的人,微微仰起头便把白皙的脖子露在他面前了, 他把视线集中在演讲者的眉心上,对对面投来的炽热目光视而不见。他在吸引对方的注意。

话说中国神兽怎么对逗猫棒没有抵抗力啊,真是搞不懂这些大猫咪

白月光真是很喜欢魏护士的东西了

埃迪腿断了嘛,游到对岸,还跺脚

“没事走两步”???

我爱毒液

追车那段毒液太帅了叭

“抓住那个女人”

小魏:啥?

把道具还我

嗯哼?[挑眉]

憋住,不能笑

为什么

这个不能过审

盯着他看

身后??还有这手

“今天晚上星星很好看!”

[删除/取消]

[删除]

[确定]

“你睡了吗?今天晚上有星星!超好看”

[删除/取消]

[删除]

[确定]

“睡了吗?没睡起来看星星!”

[删除/取消]

[删除]

[确定]

“嘿可能你睡了,如果没睡的话起来看星星。这个太暗了我拍不出来。”

[删除/取消]

[删除]

[删除]

[删除]

[取消]

[删除/取消]

[删除]

[确定]





昨天晚上的星星很好看,我做完作业突然发现的。那些星星围绕着我们这一栋楼,几颗稍亮的星星在那儿闪。当时有飞机经过,我还以为是星星呢,哈哈。我想把它拍给你,但是我试了各种办法都拍不下来。他们真的很美,但是我拍不下来。真的可惜了。我希望你也能看见这景象,但是我怕打扰到你,当时已经十二点半了,你也说过这几天很累。

我拍了一张照片,全黑的。我加上了日期和时间,还专门做了说明——星星拍不出来,所以是全黑。

但是我今天起床想起这件事,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了一句话:昨夜星辰恰似你。



昨夜星辰恰似你。
可见不可记。

终于等到你

还没有开始 才没有终止 难忘未必永志

还没有心事 就未算相知 难道值得介意

言尽最好于此 留下什么意思

让大家只差半步成诗/

从没有相恋 才没法依恋 无事值得抱怨

从没有心愿 才没法许愿 无谓望到永远/

不用沦为伴侣 别寻是惹非

情回fd

贤豆 生非 生却非逢闲时

那边吧台坐着个男人,他周围有拥抱着的或正在交谈的男男女女,他是一个人。但能让人注意到他,也绝不单是这点。

在这边看,只是看见他修长的双腿随意地搭着,就是皮衣外套也遮不住那好身材。若是感兴趣了,拿上一杯酒走到他旁边悄悄瞟,可看见他额前几束挡在眼前稍长的碎发;暖色调灯光下,他嘴唇边流过的橙黄的酒精都不禁让人咽口水;酒精从洁白的脖颈滑到衣裳里,等你抑制不住想要去查看它最后的去处,他却突然抬起头看向你。

他的眼睛、鼻子、嘴唇、下颚几秒就被自己看完,却不舍得移开目光,只看见他的唇张开又闭上,每一个音节发得清清楚楚,就是不知道他说过什么。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顾得上慌忙撤退了。

男人面前摆着一个装着玫瑰花的空酒瓶,里面有四枝花,这是他今天的收获。他手边是一个手掌大的黑绒纸盒,这是他今天的礼物——可惜没送出去。那位楼上最后一个房间的主人实在冷漠,只愿和自己做表面朋友。

许久未遇的碰壁使得他选择喝酒解闷。那些有意或无意撞上来的人也没有一个他能看上眼的。他和旁边的侍者聊了起来,聊到那位美人时,侍者被他给吓了一大跳,压低声音向我他那边凑近,说:“杨修贤,你这‘美人’可不能乱叫,生哥玉阎罗的名号你没听过吗?”

男人只是笑道:”‘玉’我算是见识到了,可‘阎罗’二字还有待再查。”侍者只当是他喝酒喝出来了胡话,接着说:“生哥下手快准狠,做事靠谱稳当,想来拒绝你也是意料之中。”

“什么叫——”

“啊!且听说生哥最近在追一个人,也是男人。听说......听说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罗非罗探长。这位你总知道吧?”

“柳姐,虽说我说过我是最近俩月才来的上海,但对这位罗探长倒有点印象......是是不是前天破了起命案上报纸那位?”

“其实吧,你和罗探长长得是有点相像,但是还是能明显感觉到不同。”“嗯?”“探长看起来就很靠谱——”“大美人这就是说我看起来就不靠谱吗?”“那你扪心自问,你靠谱吗?”杨修贤冲她歪头笑着说“我说我靠谱,你又不信。要不,你自己摸摸看,问问我这颗心它靠不靠谱?”

“嘁,谁稀罕......”柳兰对上他眼睛便低下了头,拿上几杯酒离开了。

她回来时,杨修贤在和一个男人周旋。柳兰没说什么,在一边自己安静地调酒。

过了十分钟,男人才走。杨修贤长出一口气,把自己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怎么?”“有家室还出来乱搞,恶心。”“你不是那么厉害么,怎么不直接拖个安静地解决?”“他不好搞。”

柳兰了然地点点头:“是——诶,看见了吗,那位,单人沙发上——”

杨修贤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看见一个与周围的嘈杂格格不入的优雅男人,想必这就是罗非了。他在同一个正左拥右抱的男人谈话。罗非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却依旧挺直着脊背,而那人都要软瘫进旁边女人的怀里了,对罗非的问话也丝毫不在意,还冲他扬起酒杯。这样一对比,虽然都着深色系的西装,却是高低立现。

杨修贤看着罗非那西装三件套和他旁边挺着啤酒肚的男人都快笑出来了。

“他喜欢这款啊?还真不赖——”柳兰正要端出去三杯酒,杨修贤趁机夺了一杯就喝,还没等人阻止,高脚杯里的酒已经全进了他肚子里。

“诶呀你干什么!”柳兰夺回酒杯对他怒目而视。“不就是一杯酒嘛,美人您心善手巧,再调一杯不就是了?”杨修贤向她眨眨眼。“这杯是一位客人特意带了好酒让人现场调的!也不知道瓶子里那点还能不能重新做一杯......你、你......”柳兰说着,却被他的眼睛迷得红脸,支吾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怪罪的话。她跺跺脚,瞪了他一眼又重新调酒去了。

杨修贤继续看那边的好戏,连送上来的玫瑰花也没管了。

这次才发现,罗非身后还站着个双手叉兜的人,他只穿了马甲,看着和罗非还是不一样,气质不一样。他站后面像罗非保镖——他把袖子撸啊起来,看起来是要去和啤酒肚干架。

柳兰把酒送去了。看起来罗非不喝酒——喝了!呦,这人谁啊?后面保镖虽然帮忙拦了一下......嗯,没拦住。那啤酒肚怎么笑得这么猥琐?

杨修贤坐在这边只当是在看一场情景剧。正看到“小情人被恶霸灌酒,天降英雄来救”这高潮一幕,杨修贤却有些头昏。不仅头昏,还很烦躁。

“什么玩意......”他认定自己只是酒劲上头,强撑着去了厕所。他在厕所隔间里干呕了许久,吐不出来,且头更晕了,身子还有些发烫。

他正准备出去,隔间的门被人大力甩了回来,差点就把他的鼻子给撞扁了。

“进去!”“唔唔!唔!”

杨修贤迷迷糊糊听见男人的声音,他推开门,迎面遇见了个穿褐色马甲怒气冲冲的人。那人皱着眉狠狠瞪了他一眼,推搡着前面那个穿深蓝色西装的人到了靠墙的隔间里。

无辜被牵连的杨修贤抓了抓头发,越想越觉得今天是忘了看黄历。上面一定是今天不宜出门。

他在一片呜咽声和沉闷的碰撞声里洗了把脸,脑子里也有了些个模糊的记忆,正到关键时候,那个西装男跑了出来,还撞了他一把,顺带踩了他一脚。

杨修贤是忍不了了,一伸腿就把人绊倒了,摔在地上声音还挺大。他一只手撑在洗手台上,一只手揉腰——刚才给那胖子撞得。

他咬牙正要踢那胖子一脚,余光却见了站在那里的张着嘴挑眉的人。

“怎么?”他出声时自己都吓到了——这么哑?

那人没有回他,厕所里安静得都能听见躺在地上的那胖子小声的哼唧。

那人跟傻了似的,只看着自己,又不说话。杨修贤皱眉转过头看着他,却惊讶地发现这人他刚才见过——站在罗非后面那个保镖!那这个胖子——他蹲下身仔细辨别这张脸,虽然他眼睛被蒙住了,但杨修贤还是想起来了,这位不是某个企业家的公子嘛,家里排行老二,背地里人家都叫他狗老二。

看来是惹上事儿了......

刚摔过狗老二的杨修贤发觉腿有些软起身就要跑,却被后面打过狗老二的人给叫住了:“诶,你——”

此处省略号是话未说完,因为前边那位已经跪下去了。后面的人赶忙上来扶住,无意识地碰到了裸露的烧烫的皮肤,愣了一下,问道:“你也被下了药么?”

“什么?什么下药?”杨修贤借着他的力站起来,看眼前这人却都是迷糊的。“你...你怎么成两个了?”

“呀——”冯豆子上下打量他一番,舔舔嘴唇,凑近他问“你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吗?”

“放屁——”杨修贤瞪圆了眼“说什么呢”“那我能——”

还没等冯豆子话说完,杨修贤就挣脱开跑了出去。

“诶?不对啊,这哥怎么还有力气?”

其实实在不怪冯豆子不回答,也不是他傻了。你想想,若是一个男人皮衣下的纯白衬衫解到胸口,而露出来的那块皮肤是淡红色,刚刚被水流冲洗过的锁骨处还在明亮的灯光下闪光,水珠顺着下颚线聚到下巴再一颗颗滴在水池里,发红耳边的黑发黏在鬓边,刘海全湿了水被人撩上去,眼睛还湿漉漉的像被人欺负过,敢问这样的人谁能反应过来?罗非吗?放屁!罗浮生只是站在那儿他都转不过脑子了!


豆子在yxx面前还是攻不了
生哥太攻了

太太们搞一下叭


野猫赵云澜
家猫罗非
豹子杨修贤

bgm:水星记

“伸手怕犯错,缩手怕错过。”

1.

他盯着朱一龙看好久了。看着他眨眼睛56下,舔嘴唇25次,抬头看自己18次。他看朱一龙,朱一龙在看剧本。

真好看啊我龙哥,他想着。

朱一龙又眨了眼,57。嗯,那杯咖啡他只喝了四口,是不合口味吗?不会啊——他咬了咬指甲,他平时不就喝这个的吗。难不成是有什么事?

2.

他不知道白宇今天怎么了,总是盯着自己看。

x.

“哥哥,我还是觉得我喜欢你。”

白宇怕吓着他,还专门看他吞下那口咖啡才说的。可朱一龙还是被惊住了,吞下去的咖啡被他倒吸的那口气给提上来,呛得咳起来,脸也憋红了。白宇不知道朱一龙反应会这么大,从床尾蹦起来,再跳下床跑到他身边拍背给他顺气。

朱一龙见他过来,本来是想躲一下,但白宇动作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背上已经有一只手轻轻拍着帮他顺气——他手心的温度比室温高一些。这时候要再躲就不好了。朱一龙渐渐缓过来,在想着怎么向白宇开口。白宇就站在他旁边,还是在帮忙抚背,但动作有些僵硬了——因为他反应过来这挺像自己想象过的给自己最爱的猫咪顺毛。

虽然两人之间的尴尬十分明显,但暖色调的电影并没有要停下来等等那位尴尬制造者继续躺在床上享受的意思。在火车上,那个带着八字小胡子的经理对着那个抓着他门生的士兵略显无礼地叫到:“take your hands off my lobby boy! ”

白宇讪讪地缩回手,从旁边拉来了一个椅子,坐在旁边,没说话。现在有些尴尬。白宇想着,要不说些什么转移话题?这个我在行啊。他装着不在意地抬头看了眼他龙哥——低垂着眼,盯着剧本上橙色荧光笔画出来的一小段话看。他不知道那时的沈巍正在做什么,说什么话,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应该做什么,说什么话。

他想了想,还是去给龙哥拿瓶水好了。但是电视旁只剩下了某泉塑料包装。他出了房间,留下朱一龙一个人在里面,同那部喜剧待在一起。

x+1.

等白宇回来的时候,小胡子和他的lobby boy在取一幅油画,而朱一龙原本还剩三分之二的咖啡已经见了底。

朱一龙抬头看他,白宇停了一下,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才继续走到他旁边坐下。“嗯......这个是山药薄片,很好吃的。隔壁只有可乐,我拿了两罐。龙哥——”白宇看了朱一龙一眼,继续说,“你喝哪瓶?”

朱一龙拿了樱桃味那罐。白宇有些惊讶:“龙哥,你不是说樱桃味太甜吗?”

“可是你不喜欢樱——”朱一龙一边说一边打开......

嗯......

两个人看着被扯掉的拉环时都愣住了。还是白宇先反应过来,忙把那罐原味的拿过来,还调笑说:“诶呦龙哥您这80kg的拉力呢,这易拉罐不如我受得住,您倒是轻点啊。”

易拉罐都要跟人过不去。朱一龙看着无辜的拉环,心想长这么大这事儿就遇见三次,一次是高中毕业会上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秀单手开易拉罐,一次是练习单手操作的时候,第三次就是现在了。他叹了口气,心想万一之前还有几次呢?缘分这种事很悬的。

他拉开第二罐可乐,放在了白宇面前:“你喝吧,我床头还有一瓶水。”

白宇倒是没和他客气,几口冰阔落下肚心情也好了许多。诶,肥宅快乐水名不虚传。他想起来之前朱一龙没说完的话,抬眼意外和朱一龙对上眼神,便问“龙哥你开始说什么来着?”

“哪句?”

“那哥哥你自己想想呗,”白宇舔舔唇,歪头看看他,“我先回去了啊。”

白宇说完便起身,在那里顿了一下,朱一龙没有动作。他又去拿遥控器关电视,朱一龙没动作。他走到门口又折回来拿开了的可乐,朱一龙还在盯剧本,还是原来那段。白宇慢悠悠晃到门口,手刚搭到门把手上,身后那个人终于开了口。

“小白——”

白宇站在那里,手却都在抖,脑子里空了一瞬间,随即被各种声音填满。

若是他也说喜欢——

“你剧本还在这儿。”热心市民朱一龙先生还过来把剧本递给失主白宇先生。失主白宇先生的心嘎嘣了几声。

白宇深吸一口气,转过来面对朱一龙,却没接剧本:“龙哥,我掉的不是剧本......”

朱一龙和他对视了几秒,再看了看四周,恍然大悟般张了张嘴,到床尾抖抖被子,白宇的手机便被抖了出来,掉在了地毯上。

手机被人拾起来,一同交给门边的人

白宇才发现这人是光着脚到处蹦哒。虽然有地毯开空调也不能这样任性吧?他放下可乐跑了回来,借着惯性掐住腰把人推倒在床上,趁朱一龙还没有反应过来,白宇用小腿压在他大腿上,双臂撑在他肩两旁。

朱一龙被吓了一跳,白宇的手机被甩在了枕头上,占据着此时最好的观察高地,但剧本没这么幸运,它躺在了床底。

“我认真的。”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头脑发热。白宇,回去睡吧。”

“要说我头脑发热,那你呢?我说一次的话你也能记住——你说,你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是那种想要把你吃拆入腹的喜欢。”

“”

整理一下

21:33=9:33

“我是九,你是三,除了你还是你。”

今天8月29,星期三。

同时营业。

👌,fine

ps.来源各位女神!!

昊磊 亵渎神明

“今我王年衰而死,必以厚葬。皇冠可一日无人戴,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治。王大儿早逝,小儿不幸染病整日痴癫,由屠龙之士任王,孰有异?”那将军扬起了诏书,质问着庭下的贵族富商。旁边坐在王座上的年轻人正把玩着镶嵌红蓝绿三色宝石的国王王冠。

“Turbo,恕我直言,您不适合做这个国王。”被称为Turbo的年轻人闻言,把王冠规矩地放在旁边的绒毯上,他眯着眼在耀眼的光照下寻找这大胆的声音的主人:“那么,Steven,请告诉我,有谁比我更加适合?”

下面没有一个人再说话。

“我知道,我不适合。”Turbo翘起腿来,一手撑着下巴,懒洋洋地说:“我只不过是个来代替的,等我找到你们真正的国王,我会把这个东西——”他高高地举起王冠,“亲手归还给他。不过——”他停顿了一会,把王冠戴在了自己头上,站起身,俯视着下面的人,“现在,在这里,我是你们的王——还记得新王加冕的最后一步吗?”

随着细小的衣物摩擦声和沉重的甲胄碰撞声,Turbo坐到王座上:声和沉重的甲胄碰撞声,Turbo坐到王座上:“商人——家族旁系——邻国贵族——将军——”他念着跪下去的人群代称,却像是念着登船名单。

“头戴桂环的那位使者,我曾听闻贵邦奇山异水天下少有,不知我可否去游玩一番?”

站在洁白的高柱后的使者惊出一身冷汗,害怕这位新王拿违抗旨意的他开刀,稳了声音说道:“今日是迎接新神的日子,混乱不堪,恐怕——”

“我倒从未见过。”

国王驾着马车,从窗口看,正好可以看到他们说的那新神的样子——这人盘腿坐在花团中央,穿的是黑色短裤,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外;两只被画上橙黄或暗红的奇怪图案的手臂时而搭在大腿上,时而拿走游行人群献上的花朵,时而扯去花瓣撒向人群;再向上看,最显眼是短发上的扎起来的小揪。这都还不算什么——当那双眼睛同国王的眼睛对上时,世界是真正颠倒了。

那双如乌木般漆黑的眼睛向国王大声叫喊着,但眼睛的主人却稳重得多,他只是向衣着华贵的国王点点头,再转向另一边,都不肯给国王多一秒的时间。

“我愿意为他献上金色的花朵。”国王轻声说。

“您抓得太紧了”
“不抓紧点,你跑了怎么办?”

“”

好想搞伯力

谁执意流落人间 做这异乡异客

无事生非组

手下从罗浮生的吩咐,端了一杯咖啡上来,临走前还对着罗浮生使眼色——可惜人正眼都不瞧一下,只顾着看罗非去了。手下人无声地叹了口气,心想着这缘分天定。

他们已经在这里坐了小快一刻钟了,聊了些最近发生的已经结案的案子,大多是罗浮生说,罗非在旁边提几句。

现在的罗非没心思在意那个人的神色,但身边玉阎罗赤裸裸的目光,带着小火花跃到他身上,使他不得不从原本的计划中抽出一点来应付罗浮生。抿一口咖啡,发现这是自己公寓那条街上一家咖啡的味道,他们家咖啡味道浓郁,罗非绝不会认错。

不过这都晚上十点过了——想到这,罗非抬起头来,瞟向身边人,猝不及防地与他对视了几秒,惊讶之下,又快速收回了眼神,放下了咖啡。罗浮生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他品尝,手指在皮沙发上敲出一段小声却欢快的调子。

“怎么,”罗浮生收回手搭在了膝上,整个人向前倾,“难道是咖啡不合您口味吗?”

“并没有,我很喜欢。谢谢罗先生的招待,”罗非报以一个招牌式微笑,“不过,如果您没什么正事——”

“当然有事,”罗浮生从沙发上拿起一个档案袋,“我知道你在找什么,这是我派人偷出来的,我们或许能做个交易。”

罗非闻言,目光从身边人闭合的嘴唇,移到了那双锁着四季的眼睛上。“如果能亲亲他的眼睛就好了,”罗非恍惚地想着,“那双藏春花,带秋水的眼睛,若是带上泪水,又是怎么一番情景?”罗非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喝了一口咖啡压下那异常躁动的心。

“——最多十五分钟的时间,等那位先生回到房间,就再也没可能拿到这份资料了。或许你还不知道,他定了明下午的船票,”罗浮生注意到了他脸色红了一阵,顿了一下,又说道,“是回北京的。到时候,罗侦探要再想拿证据,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要拿这个文件换侦探您的休息时间。不如您挑个时候?”

“那罗先生这是势在必得了?”

“不然我这次强迫您空出和那副局长周旋的时间,不就显得无理了吗。”

“下面副局长说是要走了。”

“探长,合作愉快。”男人把档案袋对折了放在罗非的风衣口袋里,还冲他眨眼。

或许罗浮生自己都没注意,他眨眼的后还舔了唇。但是罗非注意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开始注意到那位玉阎罗的小动作——像是他坏笑后的舔唇,洋洋得意时微微扬起的下颚,面对下属时变挺直的坐姿。

“沿着脊背摸下去怎么样?”


“诶呦,对不住,我得先回局里。要不,我再叫人开车来送您回去?”
“不用麻烦,我刚好也和罗探长住同一片,我送他就行。”

“罗探长,怎么不说话了?”
而此时的罗探长只想骂人。他被人搞了,而那人就坐在前面开车。
“探长,我约您明天去看戏行吗,台柱子一周一次的戏,要不您给赏个脸?也不知道你们这些西洋回来的喜不喜欢。”
“昨天不是唱过了吗”他强压住声音。
“嗯?您看错了吧?”罗浮生惊讶他居然关心这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想到罗非变得深沉了些的声音,便说“您这声音不对呀,”

您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朱白rps注意 我想每天吻你两次,你睁开眼和闭上眼。

“你们都没睡吗?”白宇看着直播间里嗖嗖上涨的人数有些惊讶,压低声音说,“这都快十一点了啊。”

[晚上好鸭]

[今日份快落终于到了吗]

“嗯大家晚上好。”

[哥哥看我!!!]

[这是在哪儿呢]

[哇今天的白先生也不露脸吗]

[诶怎么声音好小]

[这么黑吗]

“现在我在家里书房。今天和大家一起搞一个小恶作剧。”

[白老师开一下灯]

[哇我好像能听见先生的心跳,挺快啊]

[要搞谁]

[您看看我!!]

[这么晚还不睡?]

“这不是七夕了吗,我就想着今年要不过个不一样的——诶看见了看见了——”

[所以!!!]

[不一样?]

[啊我这边网好卡]

[是男朋友吗?!]

[哇终于能再见神仙哥哥一面了]

“嗯,他现在在睡觉。房间就在隔壁,我就小点声。”

[诶诶诶]

[什么恶作剧鸭?]

[啊对明天就七夕了]

[先生您离话筒多近?声音太好听了]

[男朋友?]

“就是调手机闹钟。嗯......你们慢点刷,有些问题我看不清。具体就是,我会把他手机调两个闹钟,我的调一个,还有paid,然后放在床旁边。诶这个恶作剧是不是好老了?”

[哇刺激]

[男朋友不会生气吗]

[神仙哥哥是什么梗]

[所以今天的我仍然是单身的流泪陀猫头]

[老师给看一眼正脸叭]

“哈哈哈什么啊,我就是无聊,没有要虐狗的意思啊?”他无辜地说,“就小恶作剧,以前他也这样搞过我。虽然只是把我的手机闹钟调早了半小时。”

[Mr.White,就是up的男朋友超好看的]

[狗粮先吃为敬]

[哇想看小哥哥的睡颜]

[然后粉丝就叫神仙哥哥了]

[我也想要一个先生这样的男朋友]

[哥哥开灯让我们等了一周的粉丝看看好吗]

“他不生气的。啊我们该去调闹钟了。”白宇认真穿好拖鞋,坐在椅子上试了一下,确定不会发出大声音,才慢慢起身,借着手机的一点亮光,从书房来到卧室。

卧室里一张大床上在中间偏左的地方侧睡着个人。白宇直接来到右边的床头柜上,小心谨慎地摸索了一番,却没找到手机。

他有些疑惑,把直播的手机放在了一边,用手撑住了膝盖,探身想看看那边睡着的人有没有什么动静。可等他看过去时,见着一点点细碎的光影打在睡着的人的脸上,小心思也一点点被带起来,久了连那颗痘都一同可爱了起来,思来想去也只剩下一个念头:我龙哥真好看。

确认朱一龙是真睡着了后,白宇蹑手蹑脚来到床左边的床头柜旁,但也没有找到他的手机。正当白宇疑惑的时候,突然瞥见了朱一龙枕头左上角下的手机。呦还放在枕头下呢。

白宇拿了朱一龙手机和自己直播的手机就离开了卧室,还带上了卧室门。

回到书房,才有了时间看弹幕。白宇快速翻了一下,大致都是求看小哥哥、求证是不是男朋友这类的。

白宇把手机放在面前,平放于桌面,再按了一下home键到主屏,他慢慢说:“这确实是我男朋友,在一起三年了。有些新来的朋友可能不知道你关注的up主是个gay的事儿。他对我很好,俩人一起上班下班,时不时一起过个小节,晚上一起通宵打游戏——哦他吃鸡特别菜,都是我带他的。”

[哇求小哥哥id]

[可以不管他们的]

[白老师是带小哥哥躺鸡吧...]

[??我好像被喂粮食了]

[诶我好像听见了划过锁屏的声音]

[希望白先生和小哥哥99鸭]

[不不不先生我们永远爱您]

“嗯,就这样。”白宇把直播的手机对着在闹钟界面的朱一龙手机,“我调的是一个三点零八的,一个四点十八。下面这个我澄清一下啊,这个今晚十一点五十是他自己弄的。”

[哇有心了]

[心疼一下小哥哥...]

[白老师明天和男朋友一起过七夕吗]

[好想看看男朋友]

[男朋友是准备晚上零点表白不成?]

“那我们就这样了啊,我先把手机放回去。”

[这是又把我们丢在书房里了?]

[先生有晒过男朋友吗]

[孤单无助但是能吃.jpg]

[我都忘了这个up主还在我列表里....]

[没晒过男朋友吧]

[应该没有]

[白老师挺护他男朋友的,有露脸的话]

[一定打码]

[hhh“你干什么”(发出男朋友的声音]

[不就是三周没发视频吗]

[我记得有个视频里有男朋友的声音]

[来安利这个up主最后一个投稿视频]

[沙雕躺鸡了解一下]

[对,还是厚码]

[男朋友挺温柔的吧,以前直播还给拿水来着]

[啊那个视频我看了好几遍!!!]

[男朋友很可爱的!]

[我一天循环了几十遍男朋友撒娇的声音!]

[对对撒娇]

[刚来...我错过什么了吗]

[什么撒娇啊?求链接]

[男朋友独家服务,有时候还给]

[端点水果放旁边]

[直播开始可能半小时了]

[今天是恶作剧]

[就是xxxxxx那个视频]

[其实感觉不太像男朋友的声音啊?]

[更像先生吧]

[这个标题???]

[今天没直播吃鸡,你没错过什么]

[?哇我也想要个男朋友]

[“男朋友贴身服务,今晚吃鸡”?搞事]

[我也听了几遍,声音有点小]

[感觉更像是在向男朋友撒娇哦]

[根本没有贴身!!!]

[男朋友脸都没露!!]

[我很吃先生男朋友这种声音啊]

[感觉能把人骨头都撩软(我在说什么]

[标题党举报了]

[先生你这个大屁眼子]

[啊我也]

“什么大骗子?我怎么了?”白宇回来一看,都不知道弹幕在说什么了。

[哇这个姐妹又被先生翻牌子了]

[手机放哪儿的啊白叔]

“啊确实——确实贴身了,”说完,他还低声笑了,好像挺得意似的,“你们没看到嘛。”

[苍了天了]

[不是还有一小时才七夕吗]

[先生你一定要加重贴身这俩字吗??]

[哇哦]

[其实还有不到一小时了]

[别浪,稳住]

[前面的你怎么发声音呢]

“刚才顺便去把iPad拿过来了。我调的是三点四十。给你们看一下。我觉得paid目标太大,他听一下就知道在哪儿了,不好玩。”

[贴身???]

[男朋友不上班吗]

[啊我找到了三个男朋友说话了的视频]

[这不是心疼男朋友吗]

“嗯,然后是我手机。他说这几天没什么事,而且老板开福利了,可以晚点,不超过半小时。说是七夕福利。其实他自己的生物钟也是六点,六点半——诶我调个五点二十的呗”

[哇这个老板是真实存在的吗]

[求老板]

[好羡慕先生和男朋友]

[520?行啊白叔]

[下班再在一起贺七夕?在家?]

“我也不知道520,就突然想到了而已。现在几点——才十一点四十......可是我现在睡不着。我们聊一会儿吧。”

[打吃鸡吗]

[先生快去睡觉了!]

[也很晚了诶]

[聊什么?今天的我依旧没有男朋友]

[诶这位游戏阿婆主吃鸡了解一下]

[等到零点吗?]

“随便聊聊。或者你们来提问吗?”

[请问像你男朋友这种男朋友]

[是国家统一发还是我自己去领?]

[先生看见我给你的小星星了吗!]

[白叔你胡子剃了吗!]

[七夕发游戏实况吗]

[可以让男朋友露个脸吗?]

“星星没看见,小心心倒是看见了。你们慢点刷,我看不清弹幕。嗯......游戏的话,随缘。”他一边答着,一边注意着手机屏幕上时间数字的变化。

[求问mr.white和男朋友是因为什么在一起的?]

[白先生游戏什么时候更新]

[拜一下白叔希望今年我能拥有爱情]

[白老师明天对男朋友有什么表示吗?]

“因为什么?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白宇自然而然就唱了起来,“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自己人!]

[我我我要从颜饭转音饭了!!!]

[啊啊啊啊表白白歌手]

[恋爱的气息...]

[唱错词啦]

[哥你咋这么可爱呢]

“哎呀好了好了,我认真了啊——”黑暗里的人清了清嗓子,眼睛也变得明亮了些,“其实吧,真想着要在一起这个想法冒得挺突然。那时候我们交往了一年多,那晚我在他家吃饭,本来说好了是他做饭我洗碗。我正准备消消食就去洗碗呢,我爸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前几天跟他们出柜,他们毕竟还是有那么点抵触。我跑卧室里接的电话,关了门的。

[男朋友会做饭?]

[岳父啊...]

[以前跟男朋友交往父母没发现吗?]

“我出来的时候,刚好跟我男朋友眼对眼,有点尴尬。他坐沙发上看电视呢。我挪到厨房准备洗碗,结果眼前干干净净的。我转过身,发现他跟了过来,就靠在厨房门口,还拿着两张纸巾。他过来抱住我,说:‘你眼睛好红,是不是又拿手使劲儿揉了?’

“就好像手臂上被锅烫起来的一水泡,他给我吹吹擦点牙膏,疼痛感不说是消失,也是减少了大半。”

[求同款男朋友]

[突...突然伤感起来了??]

[摸摸白老师]

[白老师七夕快乐鸭!]

[诶由一个虐狗故事过渡到七夕了]

[12点!!]

[我赌男朋友有动作]

[白老师有这么个男朋友真好]

“还没回家?”

锥龙在12:03给北宇打电话。北宇嘻嘻哈哈搪塞过去,并小声宣布直播结束。第二天北主播发了视频。

“嗯,大家好。这里是终于再见的带男朋友吃鸡系列。”

“昨晚的恶作剧很成功啊——”
“你们白老师被自己设的闹钟给搞醒了,现在四点半。”
“这是我想要的吗?不是。谁知道你突然搞那一出。”
“那你恶作剧还怪我啦?”
“哥哥你看——着点......你撞我干嘛!”
“没看见。”
“谁信啊!”
“嗯?可乐要吗?”
“要。”

“这个sks要吗”
“不用,你自己拿着吧”

“急救包要吗”
“不用,我这儿有”

等队友的时候,锥龙偏过头看着北宇,北宇感觉到目光也侧过来看他,“怎么了?”“白老师,吃鸡附赠要吗”

“什么附赠?”
“七夕限定。”

wl好多太太都搞过pq圈的鸭...

文面 无题

“怎么?您这是又要念什么佛咒来制住我吗?”他坐在闭眼念经的法师身旁,不满地叫到,“您这又是白费什么功夫呢?”

这声音明明是少年人的音色,眉眼间也都是少年气,但那白色的长发却似乎时刻向周围人警告着,他不正常。

人并没有理他,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我想去山下看看,”他扯了扯法师的白袍子,“您陪我去。”

见法师没有反应,他继续说:“我想吃小灶说的那家糕点,还有那家蒸鱼——你背上的伤好点了吗?要不去药铺抓点药敷一下?”

“不行。”

“那明天去山顶上,我要去看天狗食月。”

“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还说什么帮我找沈巍,”他皱着眉,拽住他衣服下摆,“裴文德你就想把我拖在这破庙子里?”

“怎么,你怕我跑出去再引来天劫吗?”

“沈面,天劫威力极大,不仅你自身要受撕裂之痛,周围的一切都会受影响。”法师站起身想要离开,但衣摆被沈面紧紧攥住,根本走不了。

他看向旁边仰起头一副不服气模样的人,说:“之前那一次只不过是第一道,这里也不过是勉强掩盖住你身上的气息,你越早回去越安全。”

“呵,裴文德,我不缺你这点保护,天劫那东西我也看不上,不过是隔几百年就来的跳蚤罢了!”少年人甩开手中的衣摆跑了出去。

法师亲眼目送那一抹白色的痕迹消失在门口。他理了理被捏得发皱的衣裳,再次坐下来闭上眼睛,却始终无法“入空”。他叹了一声,几不可闻。

寺庙附近设下的屏障震动了好几次。

“裴文德——”话音还未落,一只有足成人腿粗的蟒蛇直扑向他的脖颈,可那狰狞的獠牙却停在离那人脖颈几毫米处。“你就不怕我让这毒物咬死你吗?”

他说:“不怕。”沈面气极反笑道:“怎么不怕?我可是大荒的鬼王,吃肉喝血,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做!”说罢,獠牙刺进了裴文德后颈的细肉。

“沈面,别闹了。”裴文德没有阻止,只是这样说了一句。只见那蟒蛇腾地一声,变成了沈面的模样。而那尖利的獠牙,不过只是沈面使出来的障眼法——但他仍咬着裴文德的后颈。

沈面再使了点劲,才不舍地松了口。看着那块发红的白肉,他觉得有些委屈,于是盘起腿在他背后坐好,眼神飘荡在裴文德发红的耳尖和刚才被自己咬红的皮肤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得入神了,沈面抬起手指一点点摩挲着那块皮肤,但无意中也把牙印留下来的口水一同擦匀在裴文德后颈上。

裴文德受不住这满屋子的旖旎,更无法入定。心想着直接离开会伤这小公子的心,之后说不定又要大闹一场,不如同他说句几句话——“你哥哥在小镇上和一位赵姓秀才开了一家小药铺。”

之后,是沉默。

沈面没说话,没有兴奋、激动,没有一点感情露出来。

“果然是这样......秀才叫什么?赵云澜吧——”“是。”“沈巍找了他几千年。”沈面说着,也不去碰牙印了,“疯了。”

“那你呢?”

“我没疯,我不想像他一样,”沈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我想游历天下,但沈巍只想陪他过完每一生。”

“裴文德,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什么?”

“我要去东海,去极北之地,我要去看他说过的巍巍高山。裴文德,你不是要去收妖吗?”

“但是没有你。”

沈面来到裴文德面前,掐住他的下巴,眼睛盯着对方,问道:“佛祖不是说普度众生吗?大师,您为何渡了众生,唯不渡我?”



少年嗑药一时爽,老来加急疯人院

朗爹挺会哄孩子的嘛
他们一家都好好看
依旧是话唠担当的小哥
艾娃小姐姐也好看技能666
那个男警员不会对朗爹有意思吧?还约出去吃饭
第一个彩蛋又是把刀子wq
第二个彩蛋...没什么好看的,纯粹搞笑,不是主角

下一页
love no peace
© 南墙 | Powered by LOFTER